ada

怎么想起了王阳明

陆维luv baker:

【在深夜里,放飞风筝】

(巧克力的小短篇。)

我们又去喝了酒。

就是我和他第一次相遇的那间酒吧。

第一次的时候,我正低头百无聊赖地拨弄手机,他就递上了一小杯苹果马提尼。我本来想说“今晚开车”,可他却根本没让我有勇气说出这句话。

或许只是一个眼神,又或许只是神情,我就知道了。

就像是年轻的时候,在凌晨的山顶遇到的那位烟友,又像是热带沙滩边,漫天星海下偶然擦肩而过的少年,我知道是那双眼睛,这一次我就不应该走开。

我请他喝了一杯星巴克的热巧克力。他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全写到了收据上。有三排,生怕我不知道似的。我把他带去了酒店。

希望他不会看到我写的这些话,如果他看到了,我可能会和他赌气。

他和我一般高,分明是个快一米八的高个儿,我却觉得可爱,我也是不正常了。他害羞了,我告诉他,他像榛子巧克力。他笑着说,刚才喝得只是普通巧克力,哪里来的榛子。

现在才想起来,榛子味是我进酒吧前喝的榛子拿铁。可现在变成了他的味道,口腔里仿佛含着一颗巧克力糖,让我放不开他。

-

他在我怀里发出的笑声。他在我肩膀上滴下的汗水。他用嘴上的烟头给我点了烟。

-

我们喝到微醺,肚子也不饿,从酒吧出来,说说笑笑,沿着街道走。

他说我老是喜欢在我们俩的周年纪念日里准备些什么,甚至只是一块蛋糕,都喜欢拿来献宝。

他说我今天什么都没做,总觉得有些不对了。

他说他想放风筝。我说没问题。平日里经常路过的人民广场上边上就有文具店,里面常年卖风筝。

最后拿了一只黄色的,灰扑扑的风筝,他说这只就好。

我说你别拿这只,晚上的草坪上又没有灯,什么都看不到。

他拿着风筝站在草坪上,突然朝我轻轻地笑了。

“没事。”他解下自己脖子上的挂饰,“这个,是夜光的。”

那是他戴了很久的塑料饰品,依旧能在深夜散发出精神的淡绿色光芒。

我一言不发,看着他把项链系上风筝,缠了好几圈。

缠完之后,他笑着拍拍我的手臂:“好啦,我来放风筝。”

他在草坪上跑了起来,衣服被风鼓动,好像年轻了好几岁。风筝像是有了意识,在漆黑的夜晚里迅速升空,消失不见。

唯独留下一点点的绿光,提示着它还在天空中。我抬头看它,好像在看一个梦境。我不敢眨眼,生怕马上会醒。

还能有比这个时候更好的么?

“喂!你看是不是飞得很高?”他兴高采烈地,站在十米开外的斜坡上,对我挥动一只手臂。他在笑。

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好的了。

我想我的世界太小,只有他在。可他多好啊,让我也能发笑。

黑暗中,我好像是个游魂,漂浮在一米八的空中,看着卸下心防的他,和天空里的幽光,四周都是静悄悄的,没有谁在,只有远处城市发出的巨大而寂寞的空鸣声。

即便我和他会只剩下彼此,我们也能互为明星。

即便最后一切都会冷却,除了这温暖的话语和仍存热忱的心脏,还会一直存在。

-

这两天看到你很久之前写下的食谱,我就会想到你。

你原本做出来的食物的味道。这种时候我就会哭,但我并不是感到悲伤,当然也不是绝望。

这感觉和凄厉的情感完全相反,是细水长流的。细水长流的平淡的东西总是容易被时间磨掉,但它却不会。因为走过去的每分每秒,都在告诉我什么都不会倒退。

就像我知道了,这双筷子永远不会被同一双手用同种方式拿起,一件事结束了,就结束了。

我和你的故事会结束吗?会的。

在什么时候呢?

大概在我放下一切的时候吧。

忙着晒黑🙃

早晨棉絮云 午后必雨淋

竟然是芥末味的最好吃😋

饿😩

慢食堂:

每晚需要来一碗「蛋炒饭」!

Emily芝麻小岛:

牛肉青岛蛋炒饭,锅里放一点点油,先把米饭炒散,打一个鸡蛋入锅,炒呀炒呀,鸡蛋包裹住米饭炒匀,放牛肉粒和青豆,炒匀稍微加点点水,以免太干,继续炒,放盐、胡椒~我还放了一勺子香菇酱,再炒,出锅😘哈哈,配了一杯红茶,完美😜

青城山下白素贞,洞中千年修此身😋

深夜食堂静悄悄~哎呀捏扁了😢